11月21日电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21日宣布将解散根据《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

  韩国女性家庭部当天表示,已与韩国外交部等有关部门就解散该基金会一事进行协商,并将依法走解散所需程序。对于基金会的资金余额,韩国女性家庭部将广泛征求受害者、相关团体和国民意见后再制定合理措施。

资料图:韩国和日本民间团体在柏林举行集会,要求日本政府向“慰安妇”制度暴行受害者正式道歉,并作出赔偿。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资料图:韩国和日本民间团体在柏林举行集会,要求日本政府向“慰安妇”制度暴行受害者正式道歉,并作出赔偿。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报道称,韩国政府需要约6个月至1年的时间才能走完解散该基金会的全部流程。韩国外交部将与日方协商相关事宜,采取外交方面的措施。

  2015年12月韩日两国达成《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2016年7月双方根据协议成立“和解与治愈基金会”,日方出资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150万元)用以向受害者发放抚慰金。

  文在寅担任韩国总统后,韩国政府组建慰安妇问题工作小组,重新研究协议内容,并决定从政府预算拨款,全额承担日方出资的10亿日元。

  日本政府11月19日曾表示,一旦韩国解散为解决慰安妇问题而设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将向韩国严正抗议。

  著名画家陈钰铭带领学生长年扎根高原,师生大型作品展在京开幕  他的画魂里有一座黄土高原

▲陈钰铭近照。

   陈钰铭与学生们在高原野外写生。

  本报记者 王广燕

  一位与黄土高原毕生结缘的“画痴”,带领一群有着不同成长背景的学员,一年又一年行走在西北黄土高原,在艰苦环境中扎根泥土、写生创作。

  上周六,一场特别的师生展在军事博物馆开幕,这就是由军事博物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协艺术委员会联合主办的 “永怀初心”——陈钰铭师生作品展。展览展出当代现实主义创作重要代表人物陈钰铭及其学生的作品,包括巨幅主题创作、人物山水写生等一百多幅画作,参展画家七十八人。参展人数和作品规模之大、数量之多以及地域之广,在以往的师生作品展中尚无先例。

  创作缘起 命运把他放在了穷山沟里

  1976年,一个十七八岁的新兵入伍来到山西境内岚漪河畔的岢岚县,与陕北一河之隔。下车后迎面是一片黄土,天下着小雪,他步行走了很久才到新兵连。这个新兵就是陈钰铭。他生于中原,一口洛阳口音一生未改,但他的作品中却渗透着黄土高原的厚重与悲壮。因为从十七岁时,“命运就把我放在了山沟里”。

  自幼喜欢绘画的陈钰铭,入伍前在版画里看到的西北农民都是一脸幸福的形象。然而,上世纪80年代,有一次部队开展助民劳动,到隔壁村庄打扫卫生,发现老乡家里十几口人只有一铺炕、一口锅、一只碗,家徒四壁的场景令部队领导都震惊落泪,想不到老乡生活竟如此贫穷。从那时起,苍凉的黄土就注入了陈钰铭画作的基因。

  陈钰铭曾在汽车营当电影放映员,数年间足迹遍及河曲、偏关、神木、榆林等地的山山水水。闲暇时他就背起包,寻觅适合写生的山沟。有时候他背上几个馒头、带着一盒火柴上路,一走就是上百公里。

  一次陈钰铭乘坐客车去榆林,忽然窗外闪过黄土高原一片壮美的沟壑,他激动得连喊司机停车,司机转头一顿骂:“停什么停,要停到前边麻黄梁再停。”没想到这一句话竟注定了他此后创作的圣地。到了麻黄梁停车后,陈钰铭背着书包飞也似地往回跑了五公里,重新回到刚才看到的地方。面对纵横交错的千山万壑与河流,陈钰铭拿出速写本挥笔创作,画出奠定他在画界地位的第一张水墨中国画。

  “纸是用一毛七分钱买的,很粗糙。”这幅画如今在陈钰铭看来画得并不算好,但是情感非常真诚。后来这幅画被选上了全军美展,许多诗人被这幅画感染,从而创作了诗歌,还影响了很多画家也开始画黄土高原。

  艰苦写生 师生野外写生窑洞里吃住

  1995年,陈钰铭创作的《历史的定格》获第四届“八一文艺大奖”、长春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国际美展金奖,1996年的《天籁》获首届全国中国人物画展银奖……陈钰铭在画坛的名气越来越高,逐渐有学生慕名前来向他学习。

  上世纪90年代,二十岁出头的安徽青年郑天伦擅长画连环画,通过向出版社投稿赚取微薄的稿费,期待自己的才华被外界认可。画了12年连环画后,他打算转型,买了一套《中国人物画全集》,一下子就被陈钰铭的作品吸引住了。郑天伦决定向陈钰铭老师求学,背着自己创作的国画来北京找他。

  陈钰铭到北京工作以后,在平谷的山村里租了一家小院作为创作基地。一天他正在创作,郑天伦打来电话说想拜访,陈钰铭吃惊地问:“我在山里,你要过来吗?”郑天伦问了地址,背着画来到这个离平谷县城40公里的小山村,成了第一个到山村拜师学艺的学生。

  陈钰铭对这些找上门来的学生分文不收,指点他们的画作,一起写生创作。起先他们在平谷当地找村民当模特,后来他们便转战河南、西北地区,曾给予陈钰铭最初灵感启迪的麻黄梁成了师生们常去的地方。

  刘建国是从2001年开始跟随陈钰铭学习的学生。“记得我们去陕北的麻黄梁,最早的时候我们租了一排窑洞,找当地的老百姓给我们做饭。窑洞里面到处掉土,第二天早上起来脸上都是土,喝的水是地窖里的雨水,很浑浊。”而吃的东西也基本是土豆,上午炒土豆,下午炖土豆。学生们提出想吃毛豆,做饭的师傅将地里拔出来的整把毛豆,带泥连杆一块煮。由于当地水硬,食物也不卫生,陈钰铭吃坏了肚子,但怕影响到学生们的情绪,硬是没有说出口。

  吃得差倒在其次,最厉害的是当地气候。夏天在高原上写生,很多学生的脸被晒脱皮,冬天野外写生则冻得够呛。刘建国回忆:“天气太冷,一涮毛笔,提溜出来就冻成了冰棍。老师自己住的窑洞,因为太冷了,加上劳累,有一次回去后病了六个月。”

  永怀初心 画出高原人民的生存抗争

  写生路上,陈钰铭永远每天起得最早,学生们还没有起来,他就已经为大家找好了写生的最佳地点。他笑称自己的爬山水平比学生们都高。

  荒凉粗犷的黄土高原,在陈钰铭的眼里却是缪斯女神,也给了画家太多精神的震撼与洗礼。一天,学生们正在写生,忽然听到山那边传来苍凉的唢呐声,大家猜测山村里是否在办丧事。未想到翻过山,却看到村民在办婚礼。陈钰铭感慨,即使是喜事,在这片自然条件严酷的大地上也透露出悲凉色彩,唢呐声声,是情感宣泄,也是生存抗争。

  慕名而来找陈钰铭学习的人也越来越多,2012年底,陈钰铭“水墨家园”工作室成立,学员既有美术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也有自学成才的自由画家,其中有的搞工程,有的是公司职员。即使基础不好的学生,但只要有创作的原始冲动和对水墨的独到感觉,陈钰铭都会接纳。

  陈钰铭的教学原则是:“尽量不学我绘画的具体技法,学习我绘画的观念和认识。”在找到他学画之初,有的西北学生一天“造”很多张画,不愿画家乡山水,却跑老远去画黄山。陈钰铭要求他们摆脱既有的思维模式,感悟身边的自然之美,而不是只盯着名山大川,“哪怕是一条小水沟,只要它能感动你,那你就画它。”

  在学生的眼中,陈钰铭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芒,鼓励大家找到自己的风格。在艺术方面一丝不苟的他,却对自己的生活很粗心,有时一条裤腿卷着,另一条裤腿耷拉着,注意力全在画纸上。“老师总跟我们说,我们就是画画的,把画画好,其他的事情别去管,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身份。”一位学生如此说。

  如今60岁的陈钰铭感觉身体状态已与30岁时完全不同,他感叹如果能够画出30%的想法,已经是幸运。办完师生展后,他打算回到河南隐居一段时间,专心用三四年的时间创作一幅大作品。当然,这幅画仍与他魂牵梦萦的黄土高原有关…… 

  客户端北京11月21日电(冷昊阳)近日,第二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的典型案例陆续曝光。在此轮“回头看”中,不少地区被曝出虚假整改、敷衍整改,甚至“一刀切”、伪造红头文件等不作为、滥作为的问题,受到社会关注。

山西太原,夜晚的康乐街片区浓烟滚滚。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山西太原,夜晚的康乐街片区浓烟滚滚。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一刀切”

  “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今年以来,生态环境部曾多次强调,坚决杜绝“一刀切”。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下发的《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也提出,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但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督察组还是遇到了此类情况。

  在太原市迎泽区,督察组发现,该区在推动清洁能源替代过程中,在不具备集中供热、“煤改气”的条件下,通过设置“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禁止燃煤进入社区。

  然而,禁煤并不禁污。督察人员看到,在晚上7、8点时,已有不少人家烧起了炉子。由于燃烧的是各种废旧木料板材,许多人家烟囱都冒出了滚滚浓烟,如同一条条黑龙冲向空中。

群众收集的废旧木家具、地板等劈柴。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群众收集的废旧木家具、地板等劈柴。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对于这些黑烟污染,康乐街片区环保检查工作办公室的检查人员从来不管。一位居民对督察人员说:“他们三番五次告诉我们不能烧煤,只要煤不拉进来,不管你烧什么他们都不管,只要不烧煤就行。”

  一位大婶指着墙角堆着的废旧家具、三合板对督察人员说:“不烧这些还能咋办呢?又不让烧煤,也用不起电,没别的办法。”

  “禁煤本意是要禁止污染,结果却导致污染更为严重,如此行为实在荒唐。”生态环境部评价称,这是一起典型的、打着大气污染治理旗号却影响民生的“一刀切”行为。

  “这种拟采取禁止燃煤、倒逼居民用电取暖的做法,没有考虑居民实际情况,没有考虑供暖经济成本,工作简单粗暴,导致大量群众难以温暖过冬。”生态环境部称。

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2017年5月和11月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卫星图片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顶风作案 文件造假

  两份红头文件竟使用同一个文件号

  为了应对检查,甚至造假红头文件,推进违法项目建设的情况,也在此次“回头看”中,被督察组点名。

  2017年7月,中央环保督察反馈指出,葫芦岛市绥中滨海经济区管委会(现更名为东戴河新区管理委员会)违法将39.6公顷沿海滩涂转让给佳兆业公司等3家企业用于房地产开发,绥中县国土资源部门为其办理土地使用证。

  随后,辽宁省上报整改落实情况称,绥中县已暂停规划执行,违规围填海项目已按要求停止建设。然而,今年7月,生态环境部现场抽查发现,违规的项目非但没有停工,甚至商业街项目已经基本建成,酒店会议中心建设项目1至8号楼主体也已封顶。

  此外,督察组还发现,在实际整改工作中,绥中县政府不仅不落实整改要求,反而暗中推进违法围填海项目建设。该地主任办公会议甚至议定“由新区住建局等部门共同负责为佳兆业商业街项目办理相关施工手续”,且“对该项目未批先建事宜不予处罚”等事项。

真假两份绥政发[2017]49号文件。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真假两份绥政发[2017]49号文件。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不但暗中推进违规项目,当地甚至临时编造假文件以应对检查。督察组发现,一个绥政发〔2017〕49文号,却匹配两个完全不同的文件。经核实,《绥中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绥中县沿海涉及占用海域建设项目暂停规划执行、暂停施工的通知》,是偷梁换柱的假文件。

  “葫芦岛市绥中县政府、东戴河新区管委会在违法围填海问题整改中,阳奉阴违,一面编造假文件,上报省市政府谎称违法项目已停止建设;一面顶风作案,召开专题会议加快推进违法项目建设,问题严重,性质恶劣。”督察组称。

山东淮坊,当地人员正在围滩河上撒药治污。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山东淮坊,当地人员正在围滩河上撒药治污。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表面整改 敷衍整改

  耗资4700万元“撒药治污”,基本未见成效

  在黑臭水体的整治方面,敷衍整改的情况仍然常见。记者发现,在目前已公布的案例中,多起都涉及此类问题。

  例如,督察组在山东发现,潍坊市及滨海开发区为快速完成整改任务,未按整改方案要求开展控源截污工作,而是委托相关企业,采取对围滩河拦河筑坝分为几段、然后分别投加药剂并曝气沉淀的措施进行治污。

  该治污工程工期不足4个月,在短期水质得到改善的情况下,当地即对工程予以验收通过。

  但在验收通过后仅1个月,围滩河水质又开始恶化,无法稳定达标。至11月“回头看”下沉期间,督察组现场对沿线13个点位进行采样监测,水质均为劣V类,其中氨氮浓度最高达到44.2mg/L,超标21倍。

  “近一年来,耗资4700余万元的河道治污工程基本未见成效,表面整改问题突出。”督察组评价。

陕西西安,皂河河道上临时挖开的“引水洞”。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陕西西安,皂河河道上临时挖开的“引水洞”。 图片来源:生态环境部

  类似的问题也在西安上演。督察组发现,该市长安区在未完成皂河上游截污工程的情况下,于2016至2017年间通过给1.21公里黑臭河道加盖的方式掩饰问题,把“看不见”作为整改措施,存在假装整改的问题。

  发现问题后,当地的整改工作也同样滞后。此次“回头看”发现,皂河城区管网工程仍未建成,仅在皂河河道临时挖开一个直径近2米的“引水洞”,以输送污水至附近的市政管网,工程建设极为敷衍。(完)

日新防卫大纲草案出炉 拟优先建设太空及网络应对力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 滚动新闻 搜 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