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人才能站到最后。

  临近年末,各种论坛纷至沓来,不同于以往的是,楼市不再成为主办方活动的重头戏,楼市专家也很少成为座上宾。

  与公开场合的偃旗息鼓相较,社会对楼市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

  9月份以来的“房闹”,10月份出现的“降价未遂”,还有最近一则“合肥一楼盘降价6000元,房管局长调研后回涨”的传闻,这些消息无不挑动着人们的神经。

  更多的人,徘徊在“买不起房”和“要不要买房”的关口。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地产过冬

  从公开资料看,国家对楼市的政策还没有松动,纾困民企的资金也严禁流入房地产。

  今年以来,央行已经实施4次降准,向市场净释放资金约2.3万亿元。这部分钱要用在哪?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说,对民企贷款要设立“一二五”目标;央行行长易纲说,要用好“三支箭”,支持民企拓宽融资途径。

  支持民企的同时,金融对楼市的大门依然是“紧而未松”。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10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135636亿元,同比增长7.7%,增速比1-9月份回落0.1个百分点。其中,国内贷款19727亿元,下降5.2%;利用外资80亿元,下降35.6%;自筹资金45512亿元,增长10.8%;定金及预收款44942亿元,增长16.3%;个人按揭贷款19408亿元,下降0.9%。

图片来源:诸葛找房图片来源:诸葛找房

  数字很枯燥,但一个重要结论是,房地产企业能从外部获得的资金,越来越少了。

  国是直通车日前随团参加一场“金融支持民营和小微的督导活动”,一众商会和企业在座谈会上“诉苦”融资困难,唯独“盖房的”被点名息声。

  言外之意,国家放出来的“水”,必须绕“楼市”而过。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局面,一方面国家在大力疏通货币传导机制,希望实现对民企和实体的精准滴灌,另一方面房地产企业融资收紧,遭遇冬天。

  背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房价高了。

  央行日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中国住户部门杠杆率(债务余额/GDP)为49%,高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平均水平(39.8%)。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住户部门债务与GDP的比值低于10%时,债务增加有利于经济增长,比值超过30%时,中期经济增长会受到影响,而超过65%会影响到金融稳定。

  由此,央行报告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住户部门杠杆率在30%~65%,且呈增长态势,应受到重视。所以,“防范房地产领域的不当和过度融资”被写进了报告。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希望房地产高歌猛进,可能就要落空了。

  所以,万科喊出了“活下去”,华夏幸福、嘉凯城等一众房企不得不“忍痛割肉”。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穿了衣服”。

  买不买房?

  国是直通车跟一位环京房产中介聊了聊,问她这一年多来楼市调控高压状态下,市场有没有变化。她的回答还颇有点经济学家的味道,“关键要看供需,如果需求只是被政策一时压住了,未来可能还是要涨。”在她看来,虽然一些开发商使出各种促销招数,但(北京)周边房价依然坚挺。此外,她还说了一句很接地气的话,“投资房子的人也不是傻子,如果未来那个区域没有需求,还不自住,搁在手里等于近百万的钱锁在楼市,还不如存银行赚利息。”

  仔细想想,需求跟收入有关,倘若经济不好,老百姓的钱袋子瘪了,不仅消费不振,楼市恐怕也只能凉凉了。

  国是直通车又问了今年4月在博鳌讲话“一套买不起你就买两套”的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半年多时间过去了,还主张人们买房吗?”他的回答是,“刚需有什么好犹豫的呢?调控给了你一个上车的机会,需求没有太大变化,而库存在下降。当然,区域分化也很严重,北京四环以里和燕郊就不一样。”

  这与前述中介的看法基本一致,买房还是要看地段。正应了那个规则,地段地段还是地段!

  关于当下的房价,易居研究院提供了一组数据很能说明问题,10月份全国商品房成交均价8708元,比9月份每平米便宜了20元。

数据来源:易居研究院数据来源:易居研究院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说,便宜了20元,说明房地产市场降温下价格方面有所调整,房价也开始回归到了理性。

  算下来,一套90平米的房子,相当于降价1800元。这点降价,跟动辄几十万的总价相比,真是杯水车薪。

  国家统计局15日说,10月份一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持平,二手住宅环比下降;二线城市环比涨幅均回落;三线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环比涨幅微扩,二手住宅涨幅回落。

  总结一句话,房价总体稳定。这也是国家的期望,“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事实上,政府、百姓的希望是,房价能够跟经济发展水平、居民收入水平相吻合。但高压下的稳定,又能持续多久呢?(张文绞)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