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丽水市庆元县的“流动医院”半年进村500次

  诊疗车开进偏远山村(关注农村公共服务②)

  图为正开进村的诊疗车。

  本报记者 方 敏摄

  山区村民看病不方便,很多群众习惯小病忍着,常常拖成大病。庆元县于2016年创新推出“流动医院”建设,利用巡回诊疗车,将城市公共医疗服务向农村延伸,一定程度解决了他们的看病难题

  山区医疗短板多,百姓看病“难、贵、烦”

  11月12日,山风微凉。浙江省丽水市庆元县左溪镇青竹村村头,一辆中巴车缓缓停住,几位医生下车,拉出车顶侧架,摆起桌台,搬出血压仪、采血器。另一边,数十位60多岁的村民们早已排好队。

  这是庆元县巡回诊疗车进村为村民看病的一个场景。

  庆元县,九山半水半分田。村落都散落在高山间,特别是东部199个行政村,仅有18家村卫生室,医疗条件极有限。

  平日里村民如何买药?接到村民拨打的“亲情2号键”电话后,常进村查电的电工有时会帮忙带药。有时则要村民自己坐车进城,但山路崎岖,一趟就要2小时。交通、吃住成本都高,百姓常常难得跑、懒得跑。

  乡镇卫生院情况如何?“设备少,卫生技术人员也不多,人才还在慢慢流失。”县卫计局人事科负责人介绍,“2010年以来,县里的乡镇卫生院退休、借调、离职79人,同期招录补充仅有29人。愿意在乡镇工作的人一年比一年少。我们虽然给了财政补助,还是留不住人。”

  留在村镇卫生院的医生,同时又面临设备落后的窘况。全县345个行政村,仅有59家紧密型一体化管理卫生室,多数业务用房超期“服役”、设备落后,很多基本的医疗检查都不好做。

  再者,村镇人口逐年减少,镇卫生院门诊人次也下降得厉害,收入减少。在荷地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吴海东介绍,2017年的门诊收入约60万元,绝大部分是常规药品销售所得,基本上没有利润。因为管理改革、设备更新、基础建设等经费财政保障有限,基层医疗卫生发展存在资金保障不足、资金投入性价比不高的矛盾。

  多项短板存在,导致山区群众特别是留守老人基本医疗服务得不到有效保障,村民盼望:城里好的医疗条件,何时能便捷地惠及我们?

  “流动医院”来了,巡回诊疗节省资源,符合村情

  针对不足,庆元县近年来创新“流动医院”建设。“流动医院”通过车载县级医务人员和医疗检测设备,定期下乡入村,将优质的医疗资源搬到老百姓的家门口,变“群众跑”为“医院跑”。

  近日,记者就跟随县卫计局医政科负责人胡盛林一起,体验了一次入村巡回诊疗。这巡回诊疗车可不一般。长6米、宽2米,与一般的中型汽车相似,但车舱经过专门定制。车身印有“巡回诊疗”字样。车内,囊括了基本的移动医疗设备,配置B超、心电图机、生化分析仪、血球仪、尿液分析仪等常规检查设备。

  “别看就这么一辆车,车里的医疗设备配置比一般卫生院配置要高。”胡盛林笑道,通过辅助常规检查,送医送药下乡,联合基层医务人员会诊。“在村里,可比医院上班还要忙。”

  村子那么多,诊疗车主要去哪些村?胡盛林说:“以人口相对集中的行政村为巡回诊疗点,通过完善行车路线规划,向周围行政村辐射。诊疗前会提前发通知,方便百姓前来就诊。”

  这次要去的是左溪镇印浆村,随行的医生是县人民医院的主任医师周明华、副主任医师吴思珺,均是县医院的业务骨干。周明华介绍,他们每周一至周五随车入村,车上配备130多种药物,配合基层家庭医生签约,开展上门定期随访、慢病带药等服务,基本能满足村民、特别是留守老人常见病的诊疗需求。

  另外,车内已实现了社保移动刷卡,可以通过4G通信网络,实现医保移动结算,简化了村民的报销流程。

  诊疗车开起来,还给县里省了不少钱。“如今即便按照最低标准,为每个村配置一家紧密型一体化村卫生室,东部199个行政村要483.57万元。”胡盛林说,“还不算人力成本。”

  诊疗车花费多少呢?胡盛林说,目前,两辆巡回诊疗车的车辆购置费加设备购置费为210万元,一年的工作运行经费约96万元。

  村民有病再不用忍,“流动医院”运行还需扶持

  跟车进村,记者明显感觉“流动医院”受到村民广泛欢迎。巡诊现场,大家义务布置场地,为医生添茶倒水。村民们口口相传,组团看诊,一些人口少的村子甚至举村到点咨询。

  山村点多面广、人员居住分散。“流动医院”利用有限的县级医疗资源和政府财力,借助巡回诊疗车,让县级优质医疗资源有效下沉,资源共享率大大提升。胡盛林说:“与以往在乡村公益性的问询式义诊不同。在巡回诊疗车,村民们可以接受门诊、看病、拿药一站式医疗卫生服务,就像把县级医院的日常门诊搬到了村里,盘活了山区的整体医疗服务水平。”

  巡回诊疗机制激发了乡镇卫生院工作积极性,拉近县乡两级医疗机构间的距离。在左溪镇印浆村,县级专家巡诊时,左溪镇卫生室医务人员一同会诊。县级专家现场教学,带动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医生的业务水平实现提升。

  以往,庆元县山区村镇里,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较为突出,群众健康素养普遍不高。如今因为巡回诊疗,让辅助常规检查的频次多了起来,以往从没做过体检的人,现在也主动参加体检了。印浆村村民李淳风告诉记者:“我们在健康讲座上,就能学习到不少健康知识。现在有病,再也不用忍着、拖着了。”

  “半年多的运行实践证明,流动医院比较符合山区实际,是将城市公共医疗服务向农村延伸,补足山区医疗卫生短板的有益探索。”庆元县卫计局局长项邦宝说,截至10月,县里已开展近500场次巡回诊疗服务,受到群众欢迎。

  项邦宝也坦言,在基础条件较差的县,办好这一惠民工程还需各方助力。“县财力紧张,盼望能在车辆补助外,每年运行经费也能获得单列专项补助。”项邦宝说,“另外就是后勤保障。巡回诊疗基本是到偏远村开诊,不能每天往返县城,随车人员周一出发周五返程,住宿和吃饭是个大问题,有的偏远乡村没有伙食点、住宿点。下一步,合理设置路线,解决好下乡人员后勤保障。”

  方 敏

  社东京11月24日电 (记者 吕少威)国际展览局第164次全体大会当地时间23日在巴黎投票选举日本大阪为2025年世界博览会举办城市。对此,日本各界期待和质疑声并存。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获知消息后表示,举办世博会是向世界展现日本魅力的绝佳机会,相信大阪世博会定能吸引更多游客到访日本,为地方经济增添活力。

  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则希望把大阪世博会办成令人耳目一新且着眼于解决世界难题的博览会。松井表示,大阪曾于1970年举办过世博会,当时的大阪和关西地区令人瞩目,但之后由于东京地区的集聚效应,受关注度减弱,希望能改变这种情况。

  但同时对大阪举办世博会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向媒体表示,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的财政投入远超当初设想,已成为非常严重的问题。在税金的使用问题上必须严格审视。

  另一方面,当地民众在表达期待的同时也提出担忧,部分人认为大阪财政状况并不太好,纳税人的钱更应用于社会福利和教育事业,巨额资金投入世博会不能理解。更多民众则希望尽量少用税金,节省办世博。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大阪世博会的会场建设费预计约为1250亿日元(约合77亿元人民币)。

  法国巴黎也曾一度参与申办2025年世博会,但法国后来表示,出于财政预算方面的考虑,巴黎决定退出申办世博会。(完)

  中新社成都11月24日电 (王鹏)11月24日,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在四川成都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二十一次会晤。

11月24日,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在四川成都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二十一次会晤。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11月24日,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在四川成都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二十一次会晤。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王毅表示,中印都是伟大的文明古国,也是当今世界两个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具活力的新兴经济体,我们拥有广泛共同利益和广阔合作空间。中印携手合作,将加快两国的发展进程,并为世界和平以及人类进步作出新的重要贡献。

  王毅说,今年以来,习近平主席同莫迪总理三次会晤,特别是武汉会晤具有里程碑意义,为中印关系发展提供了战略引领,两国关系正在呈现全方位改善发展势头。两国特代会晤机制有必要跟上这一积极趋势,展现新气象,体现新作为,通过建设性推进边界谈判,为两国关系创造更有利的条件和环境。

  多瓦尔表示,在印中两国领导人远见和决心引领下,印中关系实现新的转折,并实现积极和良好的发展。我完全赞同王毅国务委员刚才对两国关系重要性的阐述,并愿通过特代会晤机制落实两国领导人武汉会晤重要共识,加强战略沟通,增进政治互信,寻求达成公平合理、双方都能接受的边界问题解决方案,向外界发出印中两大文明古国有智慧、有能力通过对话协商和平解决问题的积极信号。

  多瓦尔还就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遭遇袭击表示慰问,对这一恐怖主义行径予以强烈谴责。王毅强调,此次袭击针对外交机构,性质恶劣,不能容忍。恐怖主义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威胁,国际社会应携手推进反恐合作。(完)

  中新社北京11月23日电 (记者 张子扬)从11月14日至23日,中国公安交管部门严整严治酒驾醉驾违法犯罪行为,共查处酒驾2.5万起、醉驾5030起。

  上述数字是记者23日从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了解到的。

  据了解,针对冬季酒驾醉驾交通违法和事故多发问题,11月14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下发通知,部署各地公安交管部门严整严治酒驾醉驾违法犯罪行为。行动以来,各地加大警力投入,严格路检路查,零容忍、全覆盖、严执法,共查处酒驾2.5万起、醉驾5030起,因酒驾醉驾造成的交通事故明显减少。

  行动期间,各地每周组织警力开展全省(区、市)统一行动,城市、县乡、高速联动,区域、全线联治,交警、部门联勤,夜间、白天联查,全覆盖、无盲区严查严管酒驾醉驾违法犯罪行为。各地市、各县城交警支队、大队每天开展路检路查,做到天天有检查、天天有行动,严管严治酒驾醉驾违法犯罪行为。(完)

  2018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治完成率超九成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记者 高敬)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最新消息显示,2018年水源地环境整治任务完成率已超九成,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进入攻坚阶段。

  水源地整治关系群众饮用水安全。按照专项行动部署,2018年年底前,长江经济带县级、其他省份地市级水源地要完成排查整治任务,共涉及31个省(区、市)276个地市1586个水源地的6251个环境违法问题整治。截至11月21日,5745个问题已完成整改,完成比例达到92%,但后续“硬骨头”问题解决难度依然较大。

  据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从目前进展情况看,上海、宁夏、湖南、青海、内蒙古、西藏6个省份已完成水源地整治相关任务,山东、湖北、浙江等16个省份任务完成率达到90%以上。

  这位负责人说,余下问题多是一些“硬骨头”,任务仍十分艰巨。目前,还有6个省份任务完成率未达到序时进度要求,分别为天津、江苏、广东、海南、江西、贵州。在尚未完成整治任务的省份中,3省份剩余问题超过50个,依次是广东(144个)、江苏(64个)、云南(53个),占剩余问题总数的一半以上。一些地市水源地整治工作相对迟缓,江西鹰潭、贵州贵安新区、新疆阿勒泰等3个地市任务完成率至今低于50%。

  他表示,对仍未完成整治任务的问题,生态环境部将紧盯不放,督促落实地方党委政府饮用水水源地保护责任,加强分类指导,精准施策,确保按期完成整治任务。

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