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客户端11月25日电(记者 张曦) 记者获悉,截至11月25日14:05分,中国电影票房达559亿,已超去年全年票房成绩。今年票房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和《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其中四部都为国产片。不过,在取消票补和国庆档缩水的情况下,今年中国电影票房能否达到预期的600亿,还是一个未知数。你今年最喜欢的电影是哪部呢?

  2018年水源地环境问题整治完成率超九成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记者 高敬)生态环境部公布的最新消息显示,2018年水源地环境整治任务完成率已超九成,水源地环境保护专项行动进入攻坚阶段。

  水源地整治关系群众饮用水安全。按照专项行动部署,2018年年底前,长江经济带县级、其他省份地市级水源地要完成排查整治任务,共涉及31个省(区、市)276个地市1586个水源地的6251个环境违法问题整治。截至11月21日,5745个问题已完成整改,完成比例达到92%,但后续“硬骨头”问题解决难度依然较大。

  据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从目前进展情况看,上海、宁夏、湖南、青海、内蒙古、西藏6个省份已完成水源地整治相关任务,山东、湖北、浙江等16个省份任务完成率达到90%以上。

  这位负责人说,余下问题多是一些“硬骨头”,任务仍十分艰巨。目前,还有6个省份任务完成率未达到序时进度要求,分别为天津、江苏、广东、海南、江西、贵州。在尚未完成整治任务的省份中,3省份剩余问题超过50个,依次是广东(144个)、江苏(64个)、云南(53个),占剩余问题总数的一半以上。一些地市水源地整治工作相对迟缓,江西鹰潭、贵州贵安新区、新疆阿勒泰等3个地市任务完成率至今低于50%。

  他表示,对仍未完成整治任务的问题,生态环境部将紧盯不放,督促落实地方党委政府饮用水水源地保护责任,加强分类指导,精准施策,确保按期完成整治任务。

  “五个一百”精品新鲜出炉,满满网络正能量

  原标题:“五个一百”精品新鲜出炉,满满网络正能量

  时近年底,又到了“五个一百”网络精品的丰收时节。

  据报道,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指导,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主办,人民网、央视网、中国新闻网、中国青年网、环球网承办,以“网聚正能量唱响新时代”为主题的第三届“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精品评选活动结束,包括央视网制作的《公仆之路》《世界之问的中国答案》等在内的一批网络优秀作品,入选“百部网络正能量动漫音视频作品”等五个获奖单元。

  匠心铸就新精品。《7分钟速览中国共产党96年的辉煌历史》《一带一路:共商共建共享》《当民法总则遇上哪吒》……每一部优秀网络作品,紧扣时代热点,别有文化特色,无不饱含着制作者的心血。以获奖微视频《我眼里的重庆》为例,有大渡口区网信办参与,从策划到拍摄、到后期制作,周期近一个月,2位摄影师在高温酷暑中,辗转主城各区,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采用延时摄影、人文纪录等拍摄手法,全方位展现一幅重庆直辖20周年最美的画卷。这些琳琅满目的网络精品,历经千锤百炼、精耕细作,从主旨到创意,从手法到技法,从美感到内涵,吹来一股网络时代的文化新风,更经得起时间与人民的检验。

  网络放大影响力。网络与精品,两者相辅相成、相映成辉,精品让网络更有吸引力,网络也让精品更深入人心。央视网的《公仆之路》《世界之问的中国答案》,经全网各平台推送,点击量千万以上。2017年“两会”期间,新晋网络神曲《帅炸了!我们的两会君》上线仅3天,通过央视网、央视影音、北京时间、搜狐、今日头条等渠道推广,播放量合计超过了2450万。而其他入选的优秀作品,也都在网络平台持续“火爆”,深受人们欢迎。精神文化的养分,也随着网络的辐射,浸润人心、开枝蔓叶。

  评选汇聚正能量。一年一度的“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精品评选活动,几乎成为网络盛宴的代名词。在首届“五个一百”评选中,网民参与投票数高达1.2亿人次,点击量突破10亿次。本次活动自启动以来,同样受到了网友广泛关注、积极参与。1500多人申报“百名网络正能量榜样”,近4000篇“百篇网络正能量文字作品”、1500多幅“百幅网络正能量图片”、2000余部“百部网络正能量动漫音视频作品”、近1500项“百项网络正能量专题活动”,从人物到文字,从视频到活动,在网络互动的精彩演绎中,凝聚起讴歌新时代的强大正能量。

  在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要加强网上正面宣传,旗帜鲜明坚持正确政治方向、舆论导向、价值取向,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团结、凝聚亿万网民。“五个一百”网络正能量精品评选活动,占领网络宣传的主阵地,让优秀的网络作品塑造人、激励人、凝聚人,唱响了新时代网络文化的主旋律,这也让我们对网络时代的明天,有了更多期冀和信心。(特约评论员 卞离石)

  中国代表说世贸组织改革必须坚持反对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

  新华社日内瓦11月20日电(记者聂晓阳 凌馨)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张向晨20日在此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世贸组织改革必须坚持反对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的方向,必须有助于推进世界范围的贸易自由化、投资便利化进程,必须坚持非歧视的原则,必须充分发扬民主。

  他表示,任何国际组织都需要与时俱进,世贸组织也不例外。但改革需要循序渐进,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常运转以及尽快在渔业补贴协议谈判以及在电子商务、投资便利化、中小微企业等议题上取得进展。

  张向晨表示,十多年来,世贸组织发达成员数千亿美元的农业补贴没有一丝一毫的削减;电子商务等新兴业态在全球市场上风生水起,世贸组织却未能提供任何国际规范;更严重的是,面对今天甚嚣尘上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狂潮,世贸组织难以进行有效制约。所以,“世贸组织需要改革,也必须改革”。

  他对记者表示,目前中国已与欧盟建立了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高级别工作组,中欧已就上诉机构改革形成了联合案文,更广泛的世贸组织改革议题讨论也即将展开。同时,中国也将在不久后提出自己的世贸组织改革方案。

原标题:他改名换姓负命案潜逃20年,被抓时妻子才知情

1997年,年仅21岁的大学生朱某在北京与他人互殴,并与同伙致对方两人一死一伤。案发后,朱某更换姓名后潜逃20年,直至去年10月,朱某在沈阳被北京警方控制。4月13日上午,已41岁的朱某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北京二中院受审。朱某当庭表示认罪。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在潜逃的20年间,朱某化名“江国泰”,还取得户籍和身份证,归案时已结婚并有两个女儿。旁听案件审理的朱某妻子称,自己也被欺骗,“要不是他被抓,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原来的真名。”

▲41岁的朱某受审时,听到律师辩护提及其家中上有老下有小时捂住了脸。1997年,其参与一起打架事件致一人死亡,之后变换身份潜逃20年。 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受审称忘记原身份证号

4月13日上午10时许,41岁的朱某被带进法庭,法官核实其个人信息,问及户籍地址时,朱某只回答说是吉林省,“具体地址记不住,太多年没有回去了。”包括此前的身份证号码,朱某也已忘记。检方指控,1997年4月30日晚上8时许,朱某因琐事与22岁的王某存发生争执,遂纠集王明祥(已判刑)等人,到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一小区附近,与王某存、吴某互殴,后王某存胸壁被单刃刺器刺穿,伤及心脏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吴某多处软组织裂创,右膝前部贯通伤,致轻伤二级。直至去年10月16日,朱某才被东城分局查获归案。检方认为,朱某伙同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重案组37号了解到,朱某的同伙王明祥因聚众斗殴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朱某的辩护律师表示,对公诉方起诉的故意伤害罪的罪名不认可,认为应适用1997年之前法律中的流氓罪,且认为朱某的主观恶性小,被害人在此事件中过错非常明显。“被害人在电话里说要打断朱某一条腿,还带着人来,带着棍子。如果他没有出现在小店里,事情也不会发生。希望对朱某予以从轻处罚。”对此,公诉人反驳称,朱某明知会造成对方受伤甚至死亡,但案发时仍积极实施暴力殴打,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事发前俩人在电话里争吵,被害人的行为不构成刑法上的过错,反而是朱某案发后隐匿身份,逃亡20年没自首,没有任何从轻、减轻的情节。

被害者家属出示“血证”

庭审现场,朱某表示认罪。他回忆称,当时自己在北京读大学,交往的女友小梦(化名)在北京东城区开有一间小食品店,被害人王某存是小梦的姐夫。“事发当晚,我和女友都在店里。突然接到王某存打来的电话,威胁说要来打我。”朱某哭泣着说,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就给老乡张某打电话,说想去他家躲躲。张某正好和几个朋友在喝酒,说要一起过来看看。“后来我到胡同去接他们,也没想到来了那么多人,其中有些人我不认识”。朱某说,刚回到店里,王某存和另一人就打开门冲了进来。“我没想到王某存那么快就来了,我们这边的人也冲上去,两边就打起来了。”对于到底是谁用刀扎伤王某存致其死亡,朱某称不知道,“当时很混乱,两三分钟后他们两人就倒地了,后来我们就跑了。”事发后,朱某起先躲在张某家中,随后两人又跑回老家,从小梦的电话中得知王某存被打死后,他化名“江国泰”,潜逃至辽宁昌图、沈阳等地,直至落网。对于朱某的辩解,参与庭审的王某存母亲和姐姐情绪激动。王某存的母亲从兜里掏出一张旧式五角钱,上面红色的血迹已经凝固,她哭着指向朱某,“这当时是在我儿子身上的,他最后是血流尽死亡的,你们怎么这么狠呢?”记者了解到,多年来,她一直依靠捡拾垃圾废品生活。庭审最后,朱某对受害人及其家属道歉,“我的经济状况不好,欠了20多万,但是在让家人想办法筹款,愿意积极进行赔偿,获得谅解。”该案当庭未进行判决。

被人脸识别系统“锁定”

潜逃20年间,朱某从未与家人进行联系,主要的生活来源是打工。他供述称,在北京上大学时学会了电脑,就在网吧给人维修电脑做网管,平时也会在网上炒股票赚取生活费。在此期间,朱某还伪造了“江国泰”的新身份。公诉人出具的证据显示,朱某供述称其户籍和新身份证由民警杨某帮助办理。2002年前后,其与杨某认识,聊天中得知他在公安系统上班,给了对方3500元后,提供虚假姓名、照片和生日,几天后拿到材料,前往公安机关办理“江国泰”的身份证。朱某归案后,公安机关取证时发现,杨某已去世,具体情况已无法查清。但经查询发现,杨某有过违规办理户籍的劣迹,曾被处罚。朱某辩护律师称,朱某逃跑后,警方将其列为网上逃犯予以通缉,去年警方在很多地方设置一些人脸识别系统,朱某拿着名为“江国泰”的身份证在一次住宾馆办理登记时,人脸识别系统经过比对,这个自称“江国泰”的脸部特征与逃犯朱某吻合,至此,警方将朱某抓获归案。

落户妻子家 申领二代证

2005年,朱某和现在的妻子登记结婚,至案发时已经有了2个女儿。庭审当天,朱某的妻子、岳父等家人也来到法庭旁听。“他欺骗了我们,我们一直都叫他江子,要不是他被抓了,根本不知道他原来的真名。”朱某的妻子说,2007年,“江国泰”以投靠为由,迁入妻子所在辖区落户,首次申领二代居民身份证。

由于登记结婚使用的是“江国泰”的身份信息,妻子和家人担心,现在结婚证肯定不合法,两个孩子也姓江,以他名义购买的保险及孩子读书升学会出现问题。“大女儿已经上初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说这件事。但我不会放弃他(朱某)。”庭审结束后,朱某妻子面向受害人家属鞠躬,“对不起,我知道你们很痛苦,我代他向你们道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